&

妖精短视频

“是这样的,我的通关牌丢了,可否让我搭趁下王爷的马车出城。”凤云瑶很诚恳的说道。

帝星弘看了她一眼,这么漂亮的小妞如果放弃实在太可惜,既然她主动要上他的马车,那他就不客气了。

“可以啊,过来吧。”

小白见此,连忙揪住凤云瑶的头发,担忧的摇头。

主人啊,这个人可是不怀好意,看他那**裸的眼神就知道了,分明就是把主人当成一只待宰的绵羊呢,主人怎么还主动上他的车。

不过,它相信主人应该有她的理由,只是纯粹担心而已。

“多谢王爷。”

凤云瑶跳上马车,找了一个角落安分的坐在那里。

帝星弘的人不咋地,马车里面的装饰倒还算能入眼,不过,到处都透着奢华。

“你刚刚叫本王王爷,你怎么知道本王是个王爷?”帝星弘坐在由红貂毛毯铺的软塌上,一双眸子色眯眯的打量着凤云瑶。

不错,该凸的凸该翘的翘,看那纤细的腰身,搂在怀里定会别是一般滋味。

而且以他多年留恋花丛的经验,此女还是个未开苞的少女,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干净的女子。

晚间小羊的餐桌之旅

凤云瑶恍若没看出他的意图一样,淡淡的说道:“因为王爷一直自称‘本王’,试问皇城除了皇子们还有谁敢这么自称。”

“哦,呵呵,本王已经习惯了。”帝星弘原本那点疑虑也就跟着打消了,看来她不认识他,不是故意跑上来搭讪。

出城的时候,只是检查一下通关牌,并没有经过天眼,倒是让凤云瑶省了不少口舌。

“王爷,冒昧问下您身上这伤是怎么回事,怎么伤这么重。”

帝星弘听她提起自己身上的伤,顿时怒道:“本王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要害本王,昨天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暴打了一顿,尤其是哪个长了一对鸡爪的东西,爪一下痛死了,而且还没办法止痛。”

听到他说自己的龙爪是鸡爪,小白顿时怒了,可又不能骂,只能在心里大骂帝星弘。

你才是鸡爪,你家都是鸡爪!

额,貌似主人师父是他弟弟,他的家岂不是包括了主人师父,主人以后要嫁给主人师父,那主人也就和他成了一大家子的人了,它和主人是一家人,岂不是间接的骂了它自己。

小白在心里经过一番的推理,决定只骂帝星弘一个人。

“还有这事。”凤云瑶微蹙着眉头,说道,“王爷,我略通医术,可否让我帮您看一下。”

“你还懂医术?”帝星弘有点不太相信,毕竟一个丫头片子能有皇宫里的医师医术厉害,他们都无法帮他止痛更别说一个小丫头了。

“嗯,我从小就酷爱医术,对医术还是很有研究。”

帝星弘依旧不相信,不过,看着她那身段还有绝美的小脸,心中邪念顿生。

一路上蛮无聊的,如果能做点可以解闷又能减轻痛苦的舒爽事情,倒也不错。

如此一想,他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来,“好啊,那你坐过来些。”

“好。”凤云瑶就好似看不出他的打算一样,主动的坐在了帝星弘的附近。

“离这么远怎么给本王看病,来坐到软塌上。”

凤云瑶没说什么,按照他说的去做,在软塌上坐下。

“王爷,把你的手给我,我把下脉。”

“好。”帝星弘将左手伸到她面前,另一只手却不安分的放了下来。

凤云瑶依旧没理会,将手按在他的脉搏上,仔细诊了起来。

帝星弘的右手一点点的蹭到凤云瑶身边,张开手想要去抚摸她的臀……

就在这时,他的身麻木起来,浑身竟抬不起半点力气,那只咸猪手没碰到就无力的耷拉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凤云瑶在他的手腕上扎了一根银针。

“姑娘,你这是为何!”帝星弘很是不解的质问,言语中充满了怒意。

凤云瑶脸色依旧淡然,又拿出两根银针扎在他身上,“你中毒了,我在帮你解毒。”

“中毒?”帝星弘脸色一沉,想起自己疼痛难忍的伤口,如果是普通的外伤只需要涂抹一些药膏就能止痛,可他这却一直痛,难道真的中毒了?

该不会那个‘鸡爪’上有毒吧。

中毒可比外伤要严重,毕竟毒有可能致命,帝星弘也没了刚刚想要吃豆腐的心情,连忙问道:“可有解毒的方法?”

“有是有,不过,我这药也太珍贵了,这可是我父母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可以解百毒,是希望我有危险的时候用,不过,我在这边举目无亲,我本来想着用药多换些晶石,做我的嫁妆用呢。”

“什么药,让本王看看,如果可以帮本王止痛不是解毒,本王买你的解药。”帝星弘最怕死,想到今天浑身都在疼,他实在受不了了,还有医师都没诊出他中毒,而她却能诊出来,显然她的医术比较高,那她的药肯定管用。

再说,以他的身份地位,一个贫民丫头也不敢欺骗他。

“这个。”凤云瑶拿出一瓶药水,在帝星弘面前晃了一下,“一半涂抹,一半喝进肚子里,就能解你身体里面的毒。”

“真的有效?”帝星弘依旧半信半疑,想要去拿,可他身麻木哪里能动的了。

凤云瑶见他要动手,连忙道:“王爷,我已经用针帮你稳定住毒不扩散,你千万不要用玄力重开,否则毒会很快蔓延身。”

她这话一出,吓的原本想要用玄力重开的帝星弘立马收回了自己的玄力,坐在那里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我也知道王爷有可能不相信我这药水的功效,这样吧,我先帮你涂到手上这道痕迹,如果这边不疼了说明我的药很管用。”

“好。”帝星弘也觉得这样比较可行。

凤云瑶打开瓶塞,非常小心的从里面弄出来一滴药水,滴在他的手上,生怕多滴出来一样,然后她将药水在伤口上涂抹开。

“……”这么抠,帝星弘很是不满的瞥了下嘴。

不过,药水凉丝丝的,上面的灼痛明显消失了。

“这么管用。”这药效未免也太快了,涂抹上立马见效。

帝星弘死死的盯着那瓶药水,神情激动的道:“多少晶石,本王买了。”

凤云瑶伸出一个巴掌。

“五百个紫晶石?”

凤云瑶摇了摇头,很是无奈的道:“这瓶神药很难得的,我可是要换嫁妆用。”

“五千。”

“五万紫晶石。”凤云瑶也懒得和他多费口舌,直接开口道。

“五万!”帝星弘没想到她竟开这么大的口,五万还是紫晶石,这可是他两成家产了。

怎么不去抢呢。

“也太多了吧,我顶多给你出一万。”

“那没得商量了,我未婚夫家业比较大,又是个当官的,虽然是个九品芝麻官,但也是个官啊,我如果不多拿些嫁妆,以后我还怎么在他家立足呢。”

凤云瑶将药瓶收了起来,丝毫回转的余地都没有。

“反正我这药很稀少,相信有需要的贵人愿意买。”

“……”这是不打算卖给他了?帝星弘气的瞪大了眼。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