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里,蓝梅躲在漆黑巷子里的拐角处,激烈的喘着粗气。她现在很害怕。两个眼睛四下里偷看着,努力压着粗重的喘息声。

时不时往四下里观察,蓝梅见刚刚紧跟着自己的身影,似乎不见了之后。才用手顺着气,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时间之后,就赶紧加紧步伐,往自己的表哥家走去。

蓝梅是个年过四十的女人,前不久刚刚离婚。之所以选择离婚之后。在表哥家住,也并不是自己没有房子,而是跟着表哥表嫂住。自己感觉安些。

可既然是想找安感,那危险从何而来?

——表哥,我已经到门口了,你给我开开门!

蓝梅虽然已经站在了表哥家门口,但本身的紧张感并没有结束,所以给表哥边发着信息,边四下里观察着。

不一会儿,漆黑的楼道,表哥家的门打开了。从里面探出头的表哥,见外面站着的确实是蓝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赶紧开门让蓝梅进去。

“怎么又这么晚才回来?”表哥穿着睡衣拖鞋,见蓝梅进门之后竟擦着额头的汗水。不由的随手给递着抽纸。

听到表哥这么说,蓝梅也显得有些无奈:“没办法,这个月正好轮到我换班,要不是为了能多挣点钱,黑灯瞎火的,谁愿意大晚上的走夜路呀!”

听到蓝梅这么说,表哥随手给她充了一杯温水,让对方喝下,压压惊:“那个人没有跟来吧?最近他有没有再骚扰你?如果有的话,你告诉我,我还像上次一样,把对方打个半死!”

“今晚我确实没有看见人!估计是上次被你和你那朋友给打怕了!”蓝梅咕噜咕噜两口喝着水,不由得长喘了一口气说道。

听到蓝梅这么说,表哥不由得撇了一下嘴:“你那前夫,还真不是个东西,你们两个都离婚了,他还穷追不舍的!想要干嘛!被打了之后,竟然还让我赔30块钱的被撕烂的衣服钱,真是个奇葩!”

雨后璀璨夜空里的妩媚佳人

听到表哥这么说,蓝梅也不由得接话:“是呀!我也不知道当初认识他的时候,是不是我瞎了眼,或者是他伪装的太好了,我竟然决定嫁给他那样的人,现在想想,我都后悔!”蓝梅边说着,忍不住的连连摇头。

听到蓝梅这么说,表哥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现在快夜里一点了,你表嫂早都睡了,要不你也赶紧睡,我明天还要早早地起床上班喃!”

听到表哥这么说,蓝梅赶紧点头:“嗯!那表哥你赶紧睡,我洗漱完了也睡!”

看着表哥去卧室睡觉了,蓝梅也赶紧起了身子,去卫生间洗漱了一番,就整理了一番沙发,在上面安稳的睡下了。

可夜里,也许是自己倒班的原因。蓝梅有些睡不着,看着窗外树叶映衬在窗口,风吹过的摇动感,伴着这种节奏,蓝梅的眼皮开始打结,好像迟来的困意,终于有了回应。

可不知会儿,本来想就着这婆娑树影睡觉的蓝梅也突然看到好像有人影在窗前晃悠了一下。

“啊!!”

蓝梅见到这一幕,本能的尖叫了起来。

这半夜一声下去,惹得表哥表嫂都起了身子。

表哥拿着扫帚就冲了出来,边冲还边大声嚷嚷着:“怎么了?怎么了?”

而表嫂,也反应迅速,第一时间找到了客厅的开关,打开了灯。

黑夜里的突然光亮,刺的所有人都有些睁不开眼睛。

表哥见房间里明亮了,赶紧环视了一眼房间里的四周,发现并没有人,又转身看着沙发处,正用被子捂着脸的蓝梅:“房间里根本没有人呀!你叫什么?”

听到表哥这么说,蓝梅支支吾吾的,抬手指着窗外道:“在窗户外面!有人!”

一听蓝梅这么说,表嫂就感觉心累:“你胡说什么呀!我们这里可是六楼!有谁会大晚上闲着没事,爬楼呀!如果真的有这么胆大的人,估计还没爬到这一层,就摔下去了!”表嫂完不相信蓝梅大晚上的鬼扯,不由得撇眼道

一旁的表哥,也觉得老婆说的有道理,不由得对蓝梅道:“应该是你眼花了,咱们这个楼层住的很高的,况且现在是冬天,夜里本来就冷,没有人敢爬到这里来的!”表哥转身看到老婆打着哈欠继续回房间睡觉去了,随后又朝蓝梅多说了两句:“我看是你最近没睡好,眼花了!那就赶紧睡吧!”表哥安慰了蓝梅几句,就放下扫帚,转身回去睡觉了。

听到别人都说窗户外面不可能有人,蓝梅也觉得自己在这么折腾下去,早晚自己也得犯精神病,所以赶紧缩了缩被子,将脑袋背过去。

紧闭双眼,眼不见为净。

这个时候,漆黑的楼层外面,二楼与一楼相连的地方,有一个人影,慢慢的抓着楼层紧俏的攀爬物,往下爬着。

终于到了楼底,那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就快速的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一大早,蓝梅表哥就起了床,他是货车司机,所以早早地起来,还要去拉货上班。

蓝梅因为昨晚没有睡好,所以继续蒙头多睡了一会儿,直到中午的肚子饿的不行的时候,才搓着惺忪的眼,起来了。

表嫂估计这个时间去接孩子了,所以蓝梅也不想自己做饭,就起身收拾了一番,去外面随便买点回来吃。

今天是冬至,外面也是出奇的冷。蓝梅是怕冷的,所以出门前外面穿了件厚厚的羽绒服。

手套戴上的蓝梅,带上手机就关了门。

自己在附近的吃摊店里,买了一份炒饭就往回赶。

可能是表嫂回家之后,看自己没有在家,于是打电话给自己。

“我出去买午饭了,现在正在往回走喃!”蓝梅边说这话,边往表嫂家的小区里走去。

到了楼道入口处,本来正在打电话的蓝梅,突然感觉身后好像有动静,不由得转头。

看到真是自己前夫又跟来的那一刻,蓝梅是心惊的:“你…你又来干嘛!”

蓝梅看到前夫气势汹汹的往自己身边走来,手里还拿着一大瓶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瓶子,当下心里就有些害怕了。。

电话那头的表嫂,一听蓝梅在跟别人说话的内容,就知道大事不妙。

赶紧打了电话给丈夫,顾不得房里的孩子,就往楼下冲去。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