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色免费软件

生日蛋糕需要冷藏保存,不然以现在北平的室外温度蛋糕放在外界一个小时就得化成奶油糊糊。

章光航做好了生日蛋糕,吴敏琪雕完了给江卫明贺寿用的仙鹤送寿,江枫找到了完成章光航支线任务的突破点。三人各有收获,收拾完东西便准备会泰丰楼。

今天上午的重头戏是包粽子,八月包粽子的集体活动可不多见。

粽子这个食物在大家的固有印象里只有端午才会吃,一到端午大家都吃粽子,过了端午粽子就消失无踪。

8月份包粽子江枫也是头一次。

章光航去开车,江枫与吴敏琪在芬园门口等他,过了一会儿,没见到熟悉的宾利反而出现了一辆银色的玛莎拉蒂。

江枫:???

你们高富帅都这么喜新厌旧的吗?旧爱宾利才开了多久,居然这么快就有新欢了。

不过这辆新欢怎么看起来这么脏,江枫感觉车身上落了不少灰。

上车之后江枫一时没忍住问道:“你怎么换车了?”

“之前那辆送去保养了,这辆是几年前买的,我不怎么开。”章光航解释道,“好久没开放在车库里都落灰了,昨天忘了洗车,等下你帮我把蛋糕带过去我先去洗车。”

“行。”江枫应道。

Virus俏皮的样子

.

哪怕是粽子,也是有南北之分的。

北平粽子作为北方粽子的代表品种,个头比较大,一般为四角形或者写三角形。馅料的话多以红枣豆沙为馅,少部分会以果脯为馅。

南方粽子的种类就比较多了,外型也比较多变,光常见的就有菱形,多边形,柱形和锥形。馅料种类也非常多变,除了传统的肉粽和豆沙粽之外,这些年来异军突起的什锦粽和蛋黄肉粽也非常受欢迎。

江枫记得他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学校门口经常会有一个老奶奶推着小推车卖没有任何馅料,用纯糯米制作的青叶粽。锥形的青叶粽拨开外层的粽叶就能看到里面包得紧实的糯米,用竹签插着放进白糖与芝麻混合的蘸料堆里滚一圈就会变得非常好吃。

甜甜的糯米黏牙紧实,还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粽叶的清香,一块钱一个。那时候只要江守丞,江载德和江然钱包富裕,一口气能吃掉五六个不带停的。

如果再加上陈秀秀,又恰逢发零花钱的日子,他们一伙人就能把老奶奶的粽子摊包圆。

等到江守丞和江载德都去上初中后,老奶奶的粽子摊就很少出现被江家几个大胖小子包围的情景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老奶奶的粽子摊消失了,如同江枫小时候吃过的很多其貌不扬的小摊一样,悄无声息的出现,悄无声息的消失。

老奶奶以为是他年纪最小所以没有零花钱只能买得起一个粽子,所以又剥了一个小粽子送给他吃导致他那天撑得没吃晚饭的曾经仍历历在目,江枫却已经有将近10年没有吃过青叶粽了。

“唉。”江枫叹了一口气。

刚下火车一个小时,原本蓬头垢面被爹妈拉回家里洗漱换衣之后才恍若新生的江然听到江枫居然包粽子包到叹气,不由得朝他看去。

“小弟叹什么气呀?”江载德开口问道,右手拿着筷子不停的在粽叶里面捅,妄图用糯米把他刚刚加进去的那一大块肉埋起来。

“我想吃青叶粽了。”江枫道,“原来咱们小学学校门口那个老奶奶卖的青叶粽。”

“青叶粽?”江守丞也加入了讨论,“你说的是白粽子吧,没馅沾糖吃的那种?”

“对,就是白粽子,我感觉我已经好久没吃过那种粽子。”江枫道。

“想吃你就自己包个没肉的呗,包完了记得做个记号,免得我误吃了。”江载德道,继续和粽叶里的肉搏斗。

“德哥你别弄了,包不进去的,换块小点的吧。你这个粽子都包了五六分钟了,照你这个速度包下去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包完呐!”江然看不下去了。

江载德不愿意放弃到手的肉,垂死挣扎,“谁说包不进去,再给我几分钟我就包进去了!”

江然无奈地摇摇头,捆出了一个奇丑无比的粽子。

“你这粽子也太丑了,你看我的。”江守丞拿起一个他刚刚包的和江然的粽子丑得半斤八两的粽子,五十步笑百步。

江枫不去理睬两位堂哥的菜鸡互啄,在青叶粽和肉粽之间犹豫了几秒,非常从心地夹了一块肉放进粽叶里。

虽说青叶粽是他童年的回忆,但是他选择肉粽。

今天这些粽子的所有原材料,都是由江奶奶一手准备的。

糯米事先泡了一个晚上,肉也是腌制好的大块的鲜肉,哪怕不包在粽子里拿去现烧也是极其美味的。

江奶奶作为江家包粽子界的扛把子,每年端午江家全家18口人的粽子都是由江奶奶一手包制的,十几年来年年如此,这也是江家几个小辈包括江枫在内都很不擅长包粽子的原因。

一直以来,江奶奶都是江家包粽子事业上的一根标杆,难逢敌手就连老爷子都要自愧不如,虽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江奶奶不让老爷子包粽子,江奶奶非常擅长从根源上解决敌人。

可是今天她遇到对手了。

陈素华。

自从李教授夫妇搬到北平之后,他们二人就过上了退休老人的悠闲生活。

李教授每天喝茶看报玩手机,散步遛弯下象棋,偶尔还会看看论文,关心一下最新的研究动向,每天过得充实且舒心看起来年轻了不少。

陈素华则是养鸡,养猪和种菜,打扫家务织毛衣,把李家老宅当农家大院一样使,沉迷养殖业和种植业无法自拔。

江奶奶这些日子和李家走的非常近,每天都和陈素华一起养鸡种菜织毛衣,陈素华还在江奶奶的感染下爱上了听黄梅戏,两人已经俨然成为了老年姐妹花。

姐妹嘛,就是用来攀比竞争的。

随着江奶奶和陈素华在包粽子这件事上打响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江枫众人渐渐被剥夺了包粽子权利,江载德也只能含恨放弃根本不可能包好的粽子和大家一起无所事事。

开始围观江奶奶和陈素华包粽子。

其实泰丰楼的众位员工们基本上都不会包粽子,就是图个新鲜,能包成江然那样的就已经算得上是十分优秀了,至少把粽子捆住了没散,至于煮的时候会不会散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江枫注意到季月已经开始跟章光航搭话,装模作样的给他看昨天刚刚完成的漫画。两位老爷子和李教授坐在4人桌旁喝茶聊天,气氛很是愉快,江卫明脸上的笑就没有消失过。

吴敏琪和季雪不知去向,王秀莲与江枫的大伯母,二伯母,四婶和五婶聚在一起每人手上拿着一根黄瓜,一边啃一边开茶话会,江建康则和江枫的几个叔伯们聚在一起吹牛逼。

“然哥,我发现你最近瘦了很多诶。”江枫仔细打量着江然,看江然这体型估计都瘦到200斤以下了。

“我这天天看各种文献资料,申请,交表,写论文忙得都快猝死了,饭都没时间吃天天点外卖,能不瘦嘛!”江然道。

江枫:……

他怎么觉得江然刚刚的语气非但不像抱怨反而还有点小自豪。

“正常的饮食和必要的休息还是需要的,不然你就会像德哥上次那样直…差点晕倒。”江守丞一个急转弯把话给圆过来了,差点就说漏了嘴。

江守丞默默往旁边挪了两步,他们现在距离王秀莲同志的妯娌聊天地盘实在是太近了。

“德哥上次怎么了?”江然问道。

江枫&江守丞&江载德:……

三人齐刷刷的默默往旁边挪了两步,江然不明所以,也跟着他们挪了两步。

“德哥你是当事人,你自己跟然哥说。”江枫把话筒交给江载德。

江载德:……

“上次啊,上次都是因为唉,现在的客户你知道的,都比较难搞。这开价开的高呢要求也多,我上次一直不停的改稿,导致我老熬夜,天天熬夜。然后这个精神状态就不是很好,总感觉有点头晕,然后就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跟我说幸亏我来得及时,不然的话再这么熬夜熬下去可能就直接倒地猝死了,你看我现在不就是在休假吗?”江载德开始编故事,“这事守丞是知道的呀,他在医院碰见我了。”

“是啊是啊,德哥前段时间都有点低血糖了。”江守丞点头附和。

“丞哥你不是在急诊吗?”江然表示他虽然不点赞,但他也是刷朋友圈的。

江守丞:……

“我这不最近才轮转到急诊的吗?我前段时间不在急诊的。”江守丞道。

“你前段时间不是在胸外科吗?”江然表示他记性其实还挺好的。

江守丞:……

“我们恰好碰上的,我去门诊送东西。”

江然牌杠精还想接着问下去,就被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的桑鸣打断了谈话。

“各位,打麻将吗?”桑鸣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那个微笑让江枫觉得他不是来问要不要打麻将的,而是来问“兄弟,要片吗?”

“泰丰楼里哪来的麻将?”江枫表示别说泰丰楼了,就连他们家都没有麻将。

反倒是李宅有一副,偶尔江奶奶,陈素华会和周边四合院里的老太太们一起搓搓麻娱乐娱乐。

江奶奶最近北平麻将打的可好了。

“我今天来的时候带了两副麻将过来,就是担心咱们到时候会没事干。你看,这不就派上用场了吗?”桑鸣一脸得意,“我,张卫雨还有齐柔蜀地麻将三缺一就差你了,来不来?”

“来!”

“对了,你会蜀地麻将吗,用不用我给你讲一下规矩?”桑鸣问道。

“不用了,我打过蜀地麻将。”江枫表示,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麻将技巧了。

大一的时候别人班的同学都在打王者荣耀,天天在王者峡谷里相会。唯独他们班的同学沉迷qq麻将中的蜀地麻将,天天在1号房间相会,江枫的分数那时可是一骑绝尘,经常帮王浩代打麻将刷分。

他这些年看江奶奶打麻将可不是白看的!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