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人抖音在线观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让江枫没有想到的是,张茜非但没有粉转黑,甚至没有粉转路,反而第二天晚上坚持来了。

当然张茜的味觉还是正常的,她来不是为了纯肉馄饨,她来是想喝八宝粥的。张茜来的时候江枫正在永和居,这事还是季月发消息告诉他的。

后面一连好几天张茜每天晚上都来泰丰楼,都没能吃到江枫做的八宝粥,张茜一来季月就要发消息告诉江枫,就连着来了四五天每天都没能喝到八宝粥张茜才不怎么来了。

江枫和周时在永和居学菜也不是007每天都上班打卡,和寻常厨师一样都是要休息的。只不过永和居的厨师休息是根据轮班表来休息,江枫和周时休息是根据彭长平今天想不想上班来定。上次彭长平没去永和居发消息给周时他俩自由活动也算是一次休息,隔了七天彭长平就又不想上班直接提前一天通知江枫和周时告诉他们明天放大假。

江枫因为之前吃红烧肉吃出了后遗症,对红烧肉有点阴影,即使buff真的特别好用也不敢多吃。每周只吃一顿,一般定在星期一吃。恰好彭长平这次放假又定在星期一,这一周连红烧肉都免了。

若是吴敏琪还在的时候,江枫在不吃红烧肉的日子里得了一天休闲假期,肯定是快快乐乐在家里咸鱼躺,玩手机,看电视,吃零食,打游戏,好好享受一下虚假资本家奢靡的假期生活。

但现在不同了,吴敏琪回家努力奋斗闭关练厨,每天晚上还要和江枫打视频电话互相交换今天的练习成果,就跟写作业打卡一样。

只要一想到远在蜀地的老婆还在刻苦练厨,自己却在悠闲地吹空调吃西瓜连WiFi玩游戏,江枫就觉得有一股深深的罪恶感油然而生。

但他又真的不想在假期还要工作。

前几次休息都是上午去永和居,由于彭长平不想工作临时矿工大家放半天假,这次休息是彭长平直接不想工作大家放一整天的假。

放假性质不一样,能做的事情也不一样。

怀抱乌克丽丽的女孩

江枫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得在没有懈怠之于娱乐一下,秉承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想法,江枫找章光航借了芬园的钥匙,带江隽莲,江隽清还有季夏去芬园开趴。

饭趴。

具体内容就是,三个小丫头点菜,他做饭。

江隽清和江隽莲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让人愉悦的party,如果有这种party她们愿意天天参加,会费多少她们都交,只要她们有钱。

章光航把钥匙交给江枫之前还热情的叮嘱了他一下,前段时间专门负责打扫芬园的保洁阿姨有事回老家,要半个月后才会回来。章光航又懒得请新的保洁阿姨怕她不懂规矩弄坏东西,因此芬园已经有半个月无人打扫。

江枫如果想用芬园开趴的话,恐怕需要先把卫生打扫一下。

章光航平日里在芬园做菜只用厨房,可芬园作为曾经的北平第一私房菜馆厨房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除了食客用饭的饭厅之外,还有庭院景观以及两个用于堆放杂物的仓库。

章光航告诉江枫,由于夏穆苪生前很少扔东西,仓库里有三四十年前甚至更久以前的破旧玩意儿。夏穆苪走后这些无人打扫的东西章光航也舍不得人就都锁在了仓库里,如果江枫感兴趣有需要可以顺便把仓库整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比较有意思或者有用的物件单独理出来,他再找个地方专门放。

江枫:?

他觉得老章就是想让自己帮他免费打扫一下芬园的卫生。

果然,泰丰楼没有一个资本家的心是红色的。

都是24k纯黑的。

虽然愉快的休假眼看就要变成免费的义务打扫卫生,但江枫还是很快乐的拉着两个堂妹和一只徒弟去了芬园。

反正今天害怕他只需要负责做菜,打扫卫生的话……这里不是有四个人嘛!

江隽清和江隽莲对堂哥的计划一无所知,在地铁上还一直很兴奋的叽叽喳喳地拉着季夏在一起讨论今天中午可以吃什么,该吃什么,怎样吃才能将胃容量利用最大化。

从头到尾都是江隽清和江隽莲在那说,把季夏听的一愣一愣的,江枫偶尔听两句,发现听到的都是什么万福肉,肘子,红烧肉,羊排,尖椒牛肉,溜肥肠,糖醋排骨,酥炸里脊,糖醋带鱼这种纯肉,连菜名里都找不出几个和素有关的字来。

一点创意都没有。

江枫见季夏一直没说话,便主动问她:“夏夏,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呀?”

季夏听江隽清和江隽莲报菜名听入了迷,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来还有什么肉菜是刚才江隽清和江隽莲没说过的,憋了半天才憋出一道她最近正在学的菜。

“鲜肉月饼。”

江隽莲一听鲜肉月饼眼睛就更亮了,仿佛一个五百瓦的大灯泡发出强烈的光芒。

“小哥,现在都会做鲜肉月饼啦,真是太厉害了!”

江枫:……

不,我不会。

江枫默默看了一眼地面,避免与三人中任何一人的目光对视:“鲜肉月饼太费时间了,麻烦,想吃可以直接点八宝斋的外卖啊,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卖鲜肉月饼了马上就中秋节了。”

“挑点别的。”

季夏开始认真思考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肉菜。

江枫也开始思考该给季夏颁布什么样的师徒任务。

上次他随便颁布了一个做一百次酥饼的被游戏吐槽极其敷衍毫无意义的师徒任务,季夏直到两天前才完成。这种随意的颁布任务方式也让他吃到了苦头——任务毫无价值还占位置,卡着没办法颁布其他任务。

季夏除了最开始学习酥饼的时候每一天都会做可能接近十次的酥饼,现在她一般每天就做一两次。这段时间她又一直在跟江建国学习做鲜肉月饼,酥饼的练习量就更少了。如果不是江枫中途因为任务进展实在太过缓慢,叮嘱季夏让她每天都要坚持练习酥饼不要懈怠以免手生,只怕那个无用的任务到现在都没法完成。

上一个失败的任务的教训,让江枫对下一个任务该如何颁布的有价值展开了思考。

他这个师傅能教给季夏的只有红案,可让季夏放弃这么好的白案天赋去学红案实属浪费。他原本除了给季夏塞点零花钱,让她去给大花切猪食练练基本功之外就没什么可做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些可能能为徒弟做的事情,他当然得慎重考虑。

但什么样的任务才算是有价值的呢?

能看出季夏进步和成长的任务吗?

“夏夏。”江枫突然开口道,“的鲜肉月饼学的怎么样了?”

“昨天试着上手做了一炉,结果……”季夏有些不好意思,“也不能说是失败了,看上去确实是月饼的样子,但是不好吃,皮的口感有点怪怪的,肉汁也没能锁得很紧。”

江枫觉得第一次会翻车会失败才是正常的,季夏才学了多久的鲜肉月饼了,鲜肉月饼和酥饼虽然名字里都有一个饼字,但难度系数可不是一个量级的。

“没事,师父我原先第一次做菜不也老失败嘛,现在失败的次数就少很多了。都是有过程的慢慢来,等像师父怎么大也会很好的。”江枫给季夏灌了一碗鸡汤。

季夏喝得很开心并表示自己会努力的。

芬园离江家也不是很远,做地铁半个多小时再走几分钟的路就到了。江隽清,江隽莲和季夏都是第一次来芬园,就跟参观景点似的东摸摸西看看,看哪儿都新鲜。即使是半个月没人打理,导致有些长变形的花草景观也觉得很新鲜,好好感受了一把真正有钱人的日常生活。

真正的有钱人,下班之后只能在这样一座大大的四合院里独自的练厨。

四合院大到甚至要请专门的保洁阿姨专职打扫卫生。

江枫按照章光航之前跟他说的顺利地找到了仓库。

江枫之前来芬园一般都是直奔厨房,偶尔会去其他地方和厕所,这两个仓库是从来没有来过。

说是仓库其实就是两间并在一起的屋子,很大,在角落靠近围墙的地方。可以看出来平日里确实没什么人来,保洁阿姨平时可能也不会打扫这里,杂草都直接长到路面上来了。

江枫打开其中一间仓库的门。

灰尘的气息扑面而来四人齐齐打了一个大喷嚏,然后迅速展开。

江枫怀疑章光航可能从来没有打开过这间仓库的门。

不过看到仓库里面江枫也觉得这间仓库应该没什么打开的必要,里面实在是太乱了。

什么东西都有,不知道是什么的布,桌子,椅子,板凳,还有被布包着的东西,瓶瓶罐罐,箱子,甚至还有生锈的金属条。

江枫屏气走进去看了看被随意丢在布上的落满灰尘的盘子,盘子裂了一块,应该是没用的废弃的。

江枫觉得夏穆苪应该没把这儿当仓库,而把这当特大号垃圾桶。

但这间屋子里也不只有这些看起来像垃圾的东西,江枫隐约透过椅子腿看见里边有了一个像是木制的玩具小车的东西,可能是章光航小时候的玩具,后来不玩了就被夏穆苪扔进来了。

还是有一些有意思的东西的,只不过需要整理。

江隽莲也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

“小哥。”江隽莲从木箱缝里掏出一个沾满灰尘,灰尘厚到都看不太出原先颜色和花纹的小酒杯,“这个酒杯好别致啊,跟古装剧里的那些酒杯一样。”

江隽清和季夏有些受不了,屋子里四处飞扬的灰尘,站在门口没进来。江隽清用手扇了扇鼻子边的灰尘,捂着口鼻问道:“小哥,我们在这里干什么?是要找什么东西吗?”

“这里就是咱们今天开party的一部分。”江枫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三人:?

“这个仓库里装的东西有的甚至是三四十年前的老物件,也看到了,地方很大,东西很多,虽然脏是脏了点,但里边有意思的玩意儿还不少。咱们今天不是开趴吗?光做饭吃饭算什么开趴,得有活动才算开趴。”

“密室逃脱知道吗?咱们今天活动的主题就是密室探险,等一下我去厨房做菜,们就负责在这里边找们觉得有用有意思的东西,找出来了清洗干净,等到菜做好了我来统计评判,优胜的有奖励。”

三人里面也就季夏对这个所谓的密室探险有点兴趣,毕竟她连密室逃脱都没有玩过。江隽莲和江隽清都不是小孩子对这种小孩子才喜欢的探险游戏没什么兴趣,但她们对江枫所说的优胜奖励非常有兴趣。

“小哥,奖励是什么呀?”江隽清问道。

“奖励就是后天晚上给优胜者带一份江氏参羹。”江枫笑眯眯地道。

他现在已经能够勉强做出完整版的江氏参羹了,由于不是很熟练的缘故,还是会犯一些小错误,评级在A级和S级之间波动不定,做出S级的也没有预想中的好,毕竟S级和S级之间也是有差距的。

总之就是江枫目前做出来的江氏参羹,没有达到他预想的味道。

没有鸡豆花好吃,或者说没有鸡豆花给人的那种惊艳感。

江氏参可是江家真正的招牌菜,江枫作为江家菜的传人,如果不能把江氏参羹做到成为自己的招牌菜的程度,那又算什么江家的招牌菜呢?

三人其实都没有吃过江氏参羹,但她们都知道江枫这段时间跟彭长平学的菜就是江氏参羹。江隽莲顿时觉得仓库里的灰尘其实没有那么多,鼻子有些痒,但还是能忍住,少呼吸就行了。

“抹布在哪里?”

“们进门看到的第一间小屋子就是清洁房,里面有清洁工具。”江枫默默把钥匙递给离自己最近的江隽清。

江隽清接过钥匙就跑,江隽莲和季夏紧随其后,俨然就是一副王牌保洁的架势。

等等,今天的主题不是密室探险吗?

江枫终于想起了刚才自己编的胡话。

管他的,反正又不是自己打扫卫生。

江枫轻松愉悦地朝厨房走去。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